百家乐破解

[玩家首选.官方直营]

2018-09-13 13:50:30

字体:标准

  现在,让我们重拾赤子。之好奇,追随先辈的步履。,重新踏。上长征之旅,亲手打开一个个问号。

  史载。,中央红军(后改称红一方面军)。,长征前约八。万八千人,长征。到达陕北。只七八千人,损失近八万。人。红二方面军出发前计。有一万四千余人,到达陕北后计有。一万一千余人,损失三。千余人。红四方面军的牺牲。最为惨烈,出发前。号称十万之。众(实际上只八万人),长征后再。经西路军之败的损失,锐减至一万四千余人。

  长征以它艰难和。残酷,以万千。红军将士在艰。难和残酷中的。顽强远征,展示着这个党、这支。军队不屈不挠。的意志力和生命力。八十年前。参加长征的。红军将士,以自己的。生命和鲜血书写了这。一人类的悲壮史诗。。长征是十万红军将士的生。命远行。每一位红。军都在他。的年轻生。命中经历了死亡的。危险和考验,因此对于他们。而言,长征之路,既是万水千。山之路,更是万死。千伤之路。血色远征,是他们永远无法弥合的心头之痛。

  罗元发将军:凌晨三时。半的生死命令

  罗元发:曾任空军副司令。员兼国防。科委副主任、国防科委顾问。。长征中时。任红三军团第五师十五。团政委、军团。保卫局执行科长。

  1934年12月1日晨,。湘江之战进入关。键阶段,红军十二个师中只有四。个师和军委纵。队渡过了湘江,其余八个师还在湘。江东岸,面临。被围歼的危险。

  凌晨三时半。,一封中央。局、军委、总政的指令。在瑟瑟寒风中传到了一。、三军团指挥员手中,指令说:“。我们不为胜利者,即。为战败者,胜负关全局,人人。要奋起作战的最高勇气。不顾。一切牺牲…。…向着火线上去。”

  1994年1。2月24日的。广州,罗元发将军,。怀着悲痛的心情向笔者回忆了那。场著名的。湘江之战。八万六千之众的中央红。军队伍,在蒋介石约。四十万兵力的围攻下,英勇奋。战,牺牲惨烈,红。军最后锐减为三万余人。。他说:“那一仗打得苦。呀,血流成河啊……”

  湘江两岸的山峦田原中,。双方投入厮杀。的兵力合计近五。十万人。敌我兵力之比是我一敌。五。位于灌阳县西北部的。新圩,距湘江渡口七八十里,。是桂军到湘的必经。之地。1934年11月。28日,彭德怀。率领的红三军团。红五师阵地刚刚部。署完毕,桂军七个团。沿着江边公路向五师阵。地扑来。。敌方凭借兵力和武器的绝对优。势,向五师阵地展开猛烈的攻击。

  据《李天佑回忆录》记。,30日下午,五师已。经整整抗击了两天,中。央纵队还在过江。师参谋。长牺牲了,。两个团的团长、政委也已牺牲或负。伤,营连。指挥员也剩得不多了,负伤的战士。不断被抬下来。大家。抱着“只要有一个人,就不能让敌。人到新圩”这一铁的意志,坚守阵地。

  下面是十二年。前,罗元发将军接受笔者采访的访。谈记录:

  李天佑师。长命令十四团和我十。五团,担任掩。护中央纵队安全渡江的任。务。这时传来了军团首。长的电报:不惜一切代。价,全力坚持三至四天。

  第一天战斗,我们。打垮了敌人多次。进攻,阵前留下遍地尸体,我团。也伤亡一百三十余人。部队坚持到。晚上,边吃饭边。加强工事,准备第二天的战斗。

  次日,部队伤亡越来越。大。这时李天佑师长打来电。话说:“一定要坚守。阵地,完成。掩护中央。纵队和红军主力安全渡江。”

  这时候,我们团三。个营长已有两个牺牲,全团伤亡。达到两百。余人。我和团长都。负了伤,团长伤很。重,已不能动弹。。我头部负伤,疼痛难忍。,但还能坚持指挥作战。

  战斗进行到第三天,。部队伤亡更大了。就在这一天战斗。中,师参谋长胡震也光荣牺牲了。。全团干部战士伤亡过半。,约七百余人。但我们仍坚。守着阵地。

  那时。呀,真是打得没办。法啦!营长负伤了,连长主。动代理,连长伤亡,排长。代理,阵地一。直坚如磐石,屹立在敌人面前。

  红五师在新圩以两个。团阻击敌人三个师,坚。决执行中革军委“不惜一切。代价,全力坚持三。天四夜”的命令,与敌人拼搏。,与阵地共存亡。红五师伤亡。两千多人,师参谋长胡浚牺牲,。红十四团除政委谢振华。外,其余。团的干部都英勇牺牲。

  罗元发回忆说,1934。年12月1日。下午四时,师部传达军。团部命令。:阻击任务完成,。把防务移交其。他兄弟部队。我们把伤员。安排好,才迅速过江,追赶主力部队。

  湘江之战,打了一个星期。。根据多数人的记述,这是一场。灾难。在长征的头十个星期。中,如果说红军。损失了四五万人(这是种种估计。数字的平均值),那么战。斗伤亡至少有一万五千人,其中大。多数是在湘江伤亡的。肖锋在。日记中提到湘江一仗一师三。团损失过半时。说:“炊事员挑着饭担子,看到。香喷喷的米饭没有人吃,边走边哭。”

  血战湘江,使中央红军中许。多优秀指挥员出师未捷身先。死,留下。了千古遗憾。。罗元发屈指数来:红四师。十团团长沈述清、红四师参谋。长杜中美、红二。师五团政委易荡平。、红三十四师师长陈树湘……。计有十余名师、。团干部倒在了湘江两岸,献出了他们年轻的生命。

  罗元发说:“记。得当时彭德怀连发数电报:。不惜一切代价,。掩护中央纵队安全过江。。”罗元发言此既沉痛又豪。迈,他说:

  “命令中的那句话。,我们不为胜利。者,即为。战败者,我一辈子都记得。红。军的干部确实不是那。么好当的。那时打仗,我们干部。都是带头向前冲的啊!因此干。部牺牲的也特别多。共产党的崇高。威望就是这么来的。”

  尤太忠将军:那半。个连队留在了草地

  尤太忠:曾任。广州军区司令。员、中央军委纪委副书记。。长征中时任红四方面军第三十一。军九十三师二七九团连指导员。

  “长征啊,。不是走路就是打仗。”。这是十年前尤太忠接受笔。者采访时讲的第一句话。当时尤太。忠已得了癌症,困。难的呼吸,似乎使他想起了那次。远征:“你现在叫。我走,也走不了。这几个月就。是在病房门口站一站。那时年轻啊!”

  长征刚开始,红四方面军三。十一军九十三师二七九团五连指导。员尤太忠。,还是个十七岁的小青年。。在刚踏上那第一蓬荒草的时候,。他并没有想到自己面对的。,将是戎马一生中最。惨痛的记忆—。—待他领着那些官兵走出草地,。只剩下了一半人。还有一。半,长眠在草地上。。是齐齐整整的一半哪!

  下面摘。录的是笔。者采访笔记本中关于这次谈话。的记录。(这种。隔着时间山峦。和记忆烟云的回忆,不可能达到。清晰和精确。,但我不想对它进行加工整理或。增删修改,其。目的是为了让我们。感受长征原生态的经。历和情感。。而且,将军的河。南口音,使我的记录。肯定有不少错误,。特别是人名地名,有待知情者校正。)

  “我们四方面军。是三过草。地。第一次过草地,走到中间。又返回去了,在四川。南下,那。时说,打下成都。吃大米。这是两过。。第三次又返回来,北上陕甘。。我们走了三。次啊,困难的很啊。过草地。有的走一二十天,有的走。半个月,有。的走个把月,。红军到了陕北好多人开了小差,回。去了,不干了。太艰苦了。”

  六十年。了,那一个一个战友的。容颜,还鲜活地在将。军眼前晃动。

  “我当指。导员时,第。一个连长是唐镇国,第二个。连长是邓世松。。邓世松在草。地上挨了不明真。相的藏民的冷枪,死。了。他们打枪。准得很,用的是猎枪,打得。身上到处都是子弹,都是小。子弹头。。我当营教。导员时,营长叫陈坤昌,打天。水铺牺牲了。可惜。了,小个子,打仗勇。敢得很。本来我们两个在一起走,。他说到前面去看一下,就被。打死了。那个人不牺牲,现在是。很优秀的人。我们团长是孙传章,。以后的团长是王采会,再以后是。徐子文,可惜了,都牺牲了,他们都是很优秀的干部啊。”

  “出草地后,师长。蔡宏如,在打。天水铺时牺牲了。那一仗打得苦啊。,二七九团团长高原亭负伤了,。政委牺牲了,主任负伤了。。二七四团团长也牺牲了。就。是二七一团没有伤亡,它是。预备队,伤亡最大的是我们二七九。团。几个红军老团,打仗是很强的啊!”

  “我们那时饿得都走不动。。主要是饿得走不。动,那真是。饿得走不动了。没东西。吃,没棉衣穿,没。被子盖,冻死了、饿死了。走。着走着躺。下一个,走着走着坐。下一个。一个。冷,一个饿,就走不动了。死了好。多人啊,都是。饿死的,。走不了了。到了夜晚,。在草地上睡,也没。有被子盖,又冻。又饿,身体弱得很啊,晚上睡下来。就走不了。了。眼睁睁地呀,大家都是一样呀……”

  “我开始。当指导员,后来当营教导。员。干部做模范,带的干粮给走。不动的人吃。也就是一点点干粮。,给得也不多。,就给半碗炒面。我打仗缴。了一个大衣,还。不是我捡的,是。通讯员捡了给我。我穿。个大衣,那时连棉衣也。没有。走不动。哪有人抬啊?哪有什么收容队。啊?营里干部、团里。干部牲口都不骑。一个营只有。一两匹牲。口,拿出给别人骑,能骑几个人啊?”

  “最后没有吃的,把干部。骑的马,用枪打死了。有。的把牛皮烧了炖着吃。我就吃。过牛皮。把毛烧掉。,用水洗。一洗,放盐煮。一煮。煮熟后装在口袋里。,装几块,走走。饿了咬一口,走。走饿了咬一口,那时管什么味道不味道啊!”

  “张国焘我见过好几。次,动不动开大会讲话。出了。草地,到陕北我还见过他。两次。看。上去能力是可以,想。另立中央,能力再行当了。反革命就不行了。西路军失败了。才反张国焘。。那时就是四方面军人最多,四。军、九军。、三十军、三十一军都很能打,李。先念那个军很能。打。那时四方面军人多啊,七。万、八万多人,一。方面军减员大,。二方面军减员也大。。四方面军到陕北还有几万人。”

  在长征途中倒下的同。志,尤太忠许多都。还记得,但有的姓。名想不起来了,。有的只记得绰号。。他们连同姓名都永远消失了。。“这个数字,。我记得清楚得很,我。要跟你们讲一讲——”

  他扳起手指头,提高嗓门,。一字一顿:

  “我那个。连队,从四川出发,是。一百零六人。走出草地。时,还剩下五十三人!”损失了齐。齐整整的一半。1996年4月。13日的广州,尤太忠将军说。的这句话至今。依然在我耳畔回响。

  尤太忠记忆力十分惊人。,但遗憾的是他晚年。没有留下详尽的回忆。。将军晚年阅读了。大量战争回忆录,但他就是不。想写,他说:“。讲真话吧,得罪人;不。讲真话,又讲什么。呢?战争年代,那么多人都死了。,你活着的人。还有什么好吹的。”

  王平将军。:没有完成的特殊任务

  王平:曾任解放军总后勤部。政委、中央军委副秘书长。。长征中时任红三军团第六师十。六团政治处主任。、第四师十一团政委。

  美国作家。哈里森·索尔兹伯里。在《长征——前。所未闻的故事》。中写了这么一件事:

  1935年8月27日红一。军团到达巴西。。一军团政委聂荣。臻和军团长。林彪到达班佑的前一天,给在他。们后面的三军团长彭德怀拍。发了一份电报。他们请他统。计一军团的伤亡人。数。他们知道自己的部队损失。了一百多人,并。且已经埋了一些人。,但还有一些人的尸体没有找。到,无从埋葬。他们的电报写道:。“请携带一些工具,沿路负责掩埋。”

  十天以后,他们收。到周恩来签署的一份报告:三军团。找到并埋葬了四百具尸体。

  十年前,。王平将军。在北京钓鱼台附近的。住宅,向笔者谈了他这一段刻骨。铭心的长征记忆,似乎与上述。事实有着某种关联——

  1935年。,红军开始向茫。茫大草地行进。越。往草地深处走,行军速度越慢,。饥饿、疲劳时刻。袭击着红军,许多同志走着走着。就倒下,再也起不来了。

  刚刚走出草地,面前又是一条。班佑河。王平。率红十一团经过千辛。万苦终于。过了河,已。经走出70多里。此时三军。团军团长彭德怀策马而来。。他对王平说。:“班佑河那边还有几百人。没有过来,你带一个营返回去接他们过河。”

  王平回忆,刚走出草地。,再回去。几十里,去接应那些掉队的红。军。王平似乎脸有难处,但。彭德怀严肃。地说:“这是命令,。必须执行。”

  王平回。忆说:我硬着头皮率一。个营往回走,。大家疲惫得抬不动腿。

  走到班佑河,站在河岸,王。平举望起远镜向对岸望去,果然人。影绰绰,东一团。,西一团的,。黑压压的一片。王平估。计,那阵势估计至少有。五六百人,但却没有一点动静。

  王平回忆,自己。带了通讯员和侦察员。立即涉水过河。一看,哎呀!。他们都静静。的,一动不动。再向。前,把自己吓了一大跳,。那些红军官兵或坐或躺,或。卧或跪,或。搂或抱,或背靠背,或肩挨肩,。各种姿态都。有,就是没有一点动静。

  言此王平。声音哽咽,取出手帕擦擦眼。睛,继续说:“我们立即上。前大声呼叫,对方不应,。手摇不动,。再仔细察看,数百人。全部牺牲了……”

  怀着沉痛。的心情,王平命令带。去的官兵,一。个一个把牺。牲者放倒,一方面是让他。们走得舒服些,另一方面。再仔细地检查。一遍,不能把一个还没有。咽气的同志落下。

  王平返回追赶大部队。彭。德怀老远就看见了,焦急地迎上。前来抢先问:“带回多少人?”王。平强忍悲痛回答:“。报告彭军团长,我们没有完成任务。,他们全部牺牲了……”

  王平将军。在长征中经历了太多的生死。离别。王。平记得,1935年2月,红军。攻占遵义后,王平与邓国清团。长率红十一团于运动中阻击国民党。中央军吴奇伟部。那一天,王。平与邓国清在坑道观察敌。情。突然一。发子弹击中邓团。长的手,。王平赶紧回头。,又一弹飞至,由将军。后脑勺擦过,幸仅。皮破血流。若不回头,子弹正中前额。

  王平回忆说,那一次。,我十一团在兄弟部队。支援下,打了四个多。小时,将敌一部击溃,。并追至乌江。我团伤亡。了四百多人,先后继任。的六个营长、三个教导员。和团特派员、总。支书记都英勇牺牲了。

  但草地上的这一幕,最使王平。刻骨铭心。,终生不忘。

  王平告诉笔者:“当时。还有一个小战。士还活着。,但我们把他带回时,过了班佑。河,他也断气了。”

  直到六十年后的1996年。3月26日,王平将军向。笔者言及此事。,依然老泪纵横,哽。咽不已,令闻者无不唏。嘘长叹也。

责任编辑:[玩家首选.官方直营]:未经授权不得转载
关键词 >>

继续阅读

热新闻

热话题

热门推荐

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友情链接